海南建省以来最大涉黑案主犯黄鸿发被执行死刑

据“南国都市报”微信公众号消息,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,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7月30日对海南昌江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案首犯黄鸿发执行死刑。

法院审理查明,20世纪80年代末,被告人黄鸿发与其兄黄鸿金、黄鸿明、黄鸿波(已死亡)在其父黄应祥带领下,在昌江县逞强争霸、打架斗殴。90年代起,黄氏家族通过开设赌场、盗采铁矿并拉拢恶势力、招揽社会闲散人员、组建打手队伍,增强经济实力和非法影响,逐步形成以黄鸿发、黄鸿明、黄应祥、黄鸿金为组织者、领导者的黑社会组织。通过强迫交易、敲诈勒索等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大肆敛财,并以此成立若干经济实体。该组织利用在当地的强势地位,“以商养黑”“以黑护商”,通过上述经济实体牟取巨额非法利益达20余亿元,用于支持组织的运行、发展。

该组织及其成员共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多达58起,其中刑事犯罪达53起,共造成2人死亡、3人重伤、13人轻伤、5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。为寻求非法保护,该组织以非法收益为饵,引诱、拉拢、收买当地多名党政机关、政法职能部门领导干部为其充当“保护伞”。该组织实施的上述违法犯罪活动严重扰乱了当地社会生活秩序,严重影响了人民群众安全感、幸福感、获得感,严重毁损了当地自然生态环境,严重破坏了昌江的政治生态和当地公平、有序的营商环境,给当地政府及司法机关的公信力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。

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1月10日作出一审判决,依法判决黄鸿发犯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故意伤害罪、故意杀人罪、非法持有罪、行贿罪等18项罪名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黄鸿发不服一审判决,向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,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并案开庭审理,维持了一审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。该案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并下达了执行死刑命令。

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执行死刑前,依法安排罪犯黄鸿发会见了近亲属,充分保障了被执行罪犯的合法权利。

该案是海南建省以来,组织成员最多、盘踞时间最长、攫取非法利益最多、社会影响最大、社会高度关注的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。黄鸿发组织、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成功审结,维护了海南昌江地区社会经济发展、和谐稳定,为加快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营造了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。

国内排行前三规模14万亿!博时基金老总火速离职出轨现场曝光

网传博时基金董事总经理兼特定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欧阳凡,被妻子实名举报出轨女下属李博,并群发邮件给了博时基金所有员工。

我是贵公司特定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欧阳凡(身份证43040**1981**)的妻子。我在此实名举报欧阳凡与其下属李博(身份证41148**1987**)之间长期通奸。严重伤害双方家庭。践踏基金从业人员基本法规和职业道德。用公司资源为自身谋取不正当利益。

我多次询问欧阳凡是否有婚内出轨行为,他都一直恬不知耻的否认,直到被捉奸在床,才不能不承认。事件发生后,欧阳凡毫无愧疚之心。

两人于2020年7月9日晚在我和欧阳凡共有的私人住宅-深圳市南山区首地容御1A23D发生不正当关系,并于7月10日凌晨被捉奸在床,在现场,李博仍然态度嚣张,并抓伤我的脸部和锁骨,并扭伤我的右臂,扬言:“我就是和欧阳凡有一腿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此后现场所有人赴沙河派出所录了笔录。

以上事件有录音、视频、医院检查报告和公安局出警记录为证。警情编号为:1002990431。警察对此事有执法记录仪和笔录的完整记述。

我与欧阳凡于2009年2月结婚,婚后育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。李博也有婚姻,有两个孩子。二人在各自婚姻存续期间,抛开对家庭最基本的责任,长期保持通奸关系。经常借口加班、出差等原因与对方幽会。就在被捉奸前几天,公司在7月4日至5日在观澜举办会议期间,二人都不忘幽会。两人还多次在我的家庭住宅-南山区首地容御1A23D堂而皇之地进行姘居······

博时基金是目前我国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之一。截至2020年3月31日,博时基金公司共管理210只开放式基金,管理资产总规模逾11576亿元人民币。

据基金公告,欧阳凡先生,硕士。2003年起先后在衡阳市金杯电缆厂、南方基金工作。2011年加入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,曾任特定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、社保组合投资经理助理。现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兼特定资产管理部总经理、权益投资GARP组负责人、年亚汇资部总经理、绝对收益投资部总经理、社保组合投资经理。

居然这么简单的基金从业考试考试成绩这么烂,可以想象是怎么进入前五的博时基金的了!

此前网络传言,网传博时基金董事总经理兼特定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欧阳凡,被妻子实名举报出轨女下属李博,并群发邮件给了博时基金所有员工,相关传闻甚嚣尘上。

7月29日下午,博时基金内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确认,就相关传言,公司立即启动调查并严肃处理,相关人员已离职。公司各项经营业务正常开展不受影响。

截至2020年3月31日,博时基金公司共管理210只开放式基金,并受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委托管理部分社保基金,以及多个企业年金、职业年金及特定专户,管理资产总规模逾11576亿元人民币。

2011年,欧阳凡加入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,曾任特定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、社保组合投资经理助理。

欧阳凡现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兼特定资产管理部总经理、权益投资GARP组负责人、年金投资部总经理、绝对收益投资部总经理、社保组合投资经理。

博时基金成立于1998年7月13日,是中国内地首批成立的五家基金管理公司之一,也是目前我国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之一。截至2020年3月31日,博时基金公司共管理210只开放式基金,管理资产总规模逾11576亿元人民币。

2016年,博时基金排名基金行业第八,2017年重回前五,2018年重回前三,之后一直稳居前三。

目前博时基金管理规模从3027亿元增至1.2万亿元以上,加总博时资本、博时国际子公司的综合资产管理规模将近1.4万亿。服务的客户总数超过1.1亿人,累计分红逾1200亿元。

国内爆发移民潮?上万名富豪要走?国家出台措施锁住国内资产?

前段时间,亚非银行发布了《2019 年全球财富迁移报告》,这份报告中显示,2018年中国富豪移民海外的总人数突破了15000人,相较2017年的人数增加了50%左右,位居全球首位,比排在第二名的俄罗斯还要高出8000多人。什么意思呢?也就是说短短一年的时间里,我国的富豪移民人数就翻了一倍,这样的增速属实有点过快。

移民大家都不陌生,简单点来说就是更换国籍,前往另外一个国家生活。不过,国内的富豪移民却不一样,国内很多富豪移民,并不是因为喜欢国外的风花雪月和风土人情,他们更多的是为了避税、财产转移、投资等等。相信很多人也发现了,现在国内有很多明星和富豪,其实都已经更换了国籍,但他们的生活工作仍然都在国内,甚至有很多人连自己移民的那个国家都没去过几次。

出现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值得意外,因为他们移民的初衷就不是为了去国外生活,而是为了避税和转移资产等。比如海底捞的创始人张勇夫妇,移民新加坡之后,直接成为了新加坡的新一任首富。而他们移民的原因,据说也是为了“避税”。当然了,也有很多富豪移民是为了投资更方便,还有一些是为了改善家人的生活环境。看到这,很多人可能会说,无论富豪出于何种理由移民,只要他们没有违法,那么都是合理正当的,旁人不应该干涉和评论。

诚然,这种说法确实有道理,但是很多人都忽略了一点,那就是我们前面提到过的,很多富豪和明星虽然移民了,但是仍常年居住在国内,在国内生活,在国内“捞金”。就拿海底捞来说,国际上有多少家海底捞的门店?恐怕寥寥无几,海底捞的主要营收来源仍然是国内。而张勇夫妇为了“避税”,选择移民新加坡,并且把资产转移了出去。

这就出现了一种情况,即赚着国内消费者的钱,享受着我国的优惠政策,却给别的国家纳税,给别的国家增加资产,这就有点不合理了。众所周知,全球任何一个国家,想要正常发展就必须依赖财政,而财政又来源于税收。所以,如果这些富豪、明星等都不纳税,都在国内挣钱,然后改换国籍把资产转移出去,这肯定是不合适的。

据悉,早在2015年的时候,中国个人境外投资规模就已高达5.4万亿,其中跨境投资6000亿元,其余大多为离岸投资,占我国GDP的7%。现在又过了5年,这一数字肯定会只多不少,因为富豪移民的人数在那摆着。国内“移民潮”愈演愈烈,对于国家和人民来说,无疑是巨大损失。令人庆幸的是,国家已经开始出手解决这一问题了!

前不久,中国银监会公开表示,禁止以分期支付或者是开放式增加非标资金池业务。这意味着,非标收缩已经确定,未来富豪很难在通过这种方式将财产转移到国外。与此同时,中国开始了向公民征收海外收入的所得税,这将进一步限制富豪在国内挣钱,在国外花钱的情况。那么对于这件事情,大家是怎么看的呢?欢迎留言讨论!